庆宪门户网站>财经 >蔚来失速 造车新势力在特斯拉国产前夜急坠

蔚来失速 造车新势力在特斯拉国产前夜急坠

2019-12-01 15:10:12

美国投资公司infinitive asset management分析师黄岩(Huang Yan)告诉记者,威来的核心问题是能否在有限的时间内解决产能和工程问题,从而降低边际成本,这反映在财务报表的现金流中。"核心是威来是否有能力生产和销售足够的汽车."

为了生存,威来汽车积极融资,亏损跑马拉松。在亦庄国家投融资有限公司筹集数百亿美元后,10月15日魏京生传来与浙江省湖州市五星区达成50亿美元融资协议的消息。

然而,10月16日,武兴区宣传部宣传部宣传办公室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他确实与威来汽车进行了谈判,但最终没有签署融资协议,因为该项目经过评估后被认为存在风险。根据36份氪星报告,威来汽车正在与五星区谈判一项超过50亿元的融资合作。与这笔融资相匹配的是,威来将在五星区拥有一家拥有20万辆汽车的工厂。

继第二季度净亏损32.85亿元后,威来受到业内和国外的广泛质疑。许多媒体报道称,威来在过去四年中亏损超过400亿元,相当于特斯拉在过去15年中的累计亏损。然而,公司创始人李斌和首席财务官谢东宇自愿澄清,今年6月魏京生的非公认会计原则亏损为220亿元,其中100亿元投资于公司的研发。

对于上个世纪的汽车制造业来说,成立才四年的威来只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玩家。然而,资本市场和公众舆论从来不关心这个过程,总是以成败来评判英雄。伟来面临的最大困难不仅是车辆交付量不如预期,而且新一轮融资的最后敲定的延迟将影响公司未来两到三个季度的现金流,直接威胁到伟来的生存空间。

与威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加州温室花卉”正全速进军中国市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经过10个月的建设,基本完成了第一期建设。目前特斯拉还没有正式宣布上海超级工厂的推出日期,但可以肯定的是,国产3型将在今年内开始。未来,上海每年将有150,000家3型超级工厂投入大中华区市场,给威来乃至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带来巨大变化。

魏延为什么损失巨大?

交货量低于预期,汽车的毛利率难以纠正。

外界密切关注威来的亏损金额,但事实上特斯拉在早期也遭受了亏损。直到该公司的电动汽车交付量逐渐增加,特别是在大规模生产3型之后,它才开始盈利。在今年6月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李斌认为,每个人都认为魏莱是一家非常成熟的公司。“我也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但它肯定不符合实际情况。”

从管理层披露的信息来看,威来已经预料到了公司的短期亏损。在第二季度的电话会议上,首席财务官谢东英表示,威来利润率的决定性因素仍然是汽车本身的制造成本和运输成本。据估计,该公司的汽车利润率在第三季度将在-6%左右,在第四季度将在-6%到-10%之间,这将无法在今年内成为正式成员。

由于研发投入巨大,汽车公司必须通过大规模生产降低整车成本。黄岩认为,目前魏延依靠江淮汽车的合同制造,规模效应难以形成,单辆汽车的成本无法降低。“无法扩大生产能力意味着平均成本无法降低。目前,即使伟来的毛利率也无法成为正式会员。仅仅通过降低运营成本很难显著改善损失,更不用说扩大生产能力和开发新车本身意味着进一步的资本支出。”

关于威来的汽车制造成本,谢东英在财务报告电话会议上表示,到今年年底,威来的电池成本预计将同比下降10%至15%,而李斌表示,从现在到明年第四季度,公司的电池成本在每个季度都有下降的空间,但明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将会有相对较大的下降。

影响毛利率的另一个因素是威来es8的销售额下降。今年第二季度,魏莱交付的车辆数量为3,553辆,其中es8销量大幅下降,交付量从第一季度的3,989辆降至第二季度的3,140辆,而7月和8月es8的交付量仅为164辆和146辆。

尽管es6的交付量持续上升,但考虑到其价格低于es8,魏京生期望通过es6的交付获得更高的利润率是不现实的,es6也可能影响es8的销量。汽车分析师任万福告诉记者,es6肯定会侵蚀es8的销量。es8上市已近两年,晚上一年的es6价格范围涵盖了es8的价格范围,其范围和配置比es8有所改进

宏观经济衰退和新能源补贴的减少影响了魏莱的需求。今年前三个季度,威来交付了12341辆汽车。第一至第三季度,该公司分别交付了3,553辆、3,989辆和4,799辆汽车。虽然这个数字不低于马薇和小鹏,但与特斯拉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今年前三个季度,特斯拉完成了全球255,200辆汽车的交付,预计全年将达到360,000辆的交付目标。

刺激需求的最快方法是降低价格,但魏莱迄今尚未试图降低价格。此前,李斌表示,降价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蔚来没有降价的余地。如果我们赚了很多钱,减少一点也没关系,但我们赚不了那么多钱,威来也没有降价的空间。”

任万福也认为魏延降价是不明智的。“除非自行车成本下降,否则威来不会通过降价或促销来寻求销售。否则,你卖出的越多,企业损失就越大,泥潭就越深。”

为了刺激销售,威来计划在中国100多个城市开设200个nio空间,但投资银行伯恩斯坦(Bernstein)认为,由于成本高,可能无法刺激中国15-20个最大城市以外的需求。由于维莱现金流紧张,伯恩斯坦甚至将维莱的目标价格下调至0.9美元。

此外,威康将在8月底推出终身免费电力交换计划。从现在开始,Wellcome es8和es6的所有现有和新所有者将有权享受终身免费电力交换。符合条件的威来车主可以开车到任何运行中的换电站,享受终身免费换电服务,无论次数多少。

一些媒体怀疑此举是否会增加威来的财务压力,但威来员工透露,目前平均每天有1000名用户驾驶自己的汽车,免费换电,这只会增加每天5万元的运营费用。

现金流紧张,大规模融资势在必行。

无论从融资金额还是交付进度来看,威来无疑是国内新汽车制造商中最领先的汽车制造商。上市前,威来已经募集到24.52亿美元,加上ipo期间募集的10亿美元,以及今年发行的6.5亿美元和2亿美元的两种可转换债券。威来共获得43.02亿美元的财政支持。

此前,CICC研究预测,从2019年到2020年,威来仍需每年筹集约100亿元人民币,以确保年底有部分现金余额可用,公司预计要到2022年左右才会实现自由现金流亏损。

由于每个季度亏损巨大,威来必须具备持续融资的能力,以确保公司现金流的稳定。从现金流的角度来看,威来正处于资金短缺的边缘。根据第二季度报告,截至今年6月30日,威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约为34.56亿元,加上9月底将完成的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威来的现金流约为7亿美元。

在目前30亿元的季度亏损率下,现金不足以支撑魏京生度过2020年,因此投资者也在关注魏京生的融资进展。在宣布第一季度财务业绩时,威来首次宣布与亦庄国投达成合作。双方将围绕“中国威来”展开合作。威来将向“威来中国”注入特定的业务和资产,亦庄国投将注入100亿元资金。

然而,5个月后,此事仍无进一步消息,谢东英也拒绝透露融资进度。尽管李斌在6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交易文件仍需要北京各部门的同意,双方仍有许多细节在讨论中,但魏莱迫切需要新的注资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公司已经传播了更多有关地方政府融资的消息。

10月15日,36氪星报道称,魏莱正在讨论50多亿元的新一轮融资,注资方为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据报道,威来将在五星区建立一家年产20万辆汽车的工厂,而威来暂时没有回复记者。之后,五星区回应说,“有一个意图。区政府已经签署了一项框架协议,但尚未得到正式确认。它将在确认后发布”。

湖州市是近年来积极征集新能源汽车企业落户的地方政府之一。2016年8月,乐视超级汽车厂项目宣布在湖州市德清县成立,总投资200亿元。Ranger Motor去年还宣布,将在湖州市五星区设立一个工厂项目,年产20万台,一期产能10万台。它计划今年实现大规模生产。

为了减轻现金流压力,魏莱在获得融资前开始削减支出。李斌在第二季度报告中表示,预计到第三季度末,该公司全球员工总数将从今年1月的9900人减少到约7800人,并将通过在年底前重组和剥离一些非核心业务,如出售其fe Formula团队,进一步精简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李斌旗下的另一家互联网公司车易最近宣布,已收到腾讯和黑马资本(Dark Horse Capital)关于拟议交易的建议书,即一份最初不具约束力的“私有化”建议书。在这次私有化中,李斌持有车易11%的股份。根据16美元/广告的回购价格,如果车易成功私有化,李斌预计将兑现1.24亿美元,这笔钱可能用于魏莱。

新车制造商今年难以实现交付目标

根据中信证券研究(CITIC Securities Research)的统计,今年1月至8月,中国12家新车制造商共售出37,600辆新能源汽车,占纯电动市场(包括大范围电动汽车,不包括phev)的7.8%。其中,7月和8月新能源汽车补贴回落后,各种新生力量的市场份额非但没有下降,反而上升了,7月和8月分别达到10.8%和17.6%。

具体来说,就销量而言,马薇、威来和小鹏是三大新车制造商。今年前八个月,销售额分别达到11300、10500和09400,市场份额分别为2.4%、2.2%和2%。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新的汽车制造部队很难在年底前达到年初设定的交付目标。根据原计划,威来预计在一年内完成40,000至50,000辆汽车的交付。在头三个季度,只交付了12 341辆汽车,其中只有四分之一完工。小鹏和威尔玛今年的交货目标分别是40,000和100,000。目前的交货数量远未达到目标。

事实上,自今年6月底新能源补贴正式退出斜坡以来,这直接影响到新能源汽车的价格上涨。李斌还表示,从消费者的实际支付情况来看,es8的价格在6月份之后上涨了10%,这影响了es8在7月和8月的销售。

取消补贴和来自五个国家的库存压力导致今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车的整体销售出现罕见的下滑。根据中国汽车协会公布的数据,今年7月新能源汽车销量仅为8万辆,同比下降4.7%,这是自2017年1月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此后,8月和9月,新能源汽车销量保持同比下降趋势,分别下降15.8%和34.2%。然而,由于“金九银十”的影响,9月份新能源汽车产量已恢复环比增长。中国汽车协会助理秘书长陈士华(Chen Shihua)表示,与8月份相比,9月份出现了明显反弹,汽车销量同比下降幅度小于上月,但降幅仍然很大,延续了去年7月以来的下降趋势。

此外,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政策研究室今年第三季度发布的汽车气候指数(aci)显示,aci在第三季度为9,仍处于蓝光区的“过冷”范围内。虽然比上一季度略有好转,但繁荣仍然疲弱,未来仍有一定下行压力。

中信证券分析师陈俊斌认为,今年是新汽车制造力量专注于交付首批量产车型的第一年。然而,考虑到2019年也是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下降的第一年,对企业的产品动力(客户满意度、安全性)和产生现金流的能力(销量、融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是随着大众meb、梅赛德斯eq等纯电动平台产品的发布以及特斯拉中国工厂的投产,新力量打造汽车的时间窗也越来越紧。”

特斯拉会对新的国内汽车制造商构成威胁吗?从价格范围来看,国产3型车的价格与威来es6相似,但高于小鹏、马薇等汽车公司的价格。因此,威来面临更大的压力。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的一些内部人士认为,目前定价为32.8万元的国产3型车仍有下降空间,这将给汽车制造的新动力带来更大压力。

目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已经基本建成,工厂已经进入生产设备调试阶段,正式量产倒计时已经进入。投资银行Jl warren capital在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上海的超级工厂主要是在今年第四季度调试生产设备,产能攀升要到明年上半年才会正式开始。据估计,每周生产2000辆电动汽车要到明年6月才能实现。

观察:特斯拉对新能源补贴的减少有何反应?

今年是新的汽车制造力量交付的第一年,但是由于新能源补贴对斜坡的影响,新的汽车制造力量很难实现最初的交付目标。在美国,美国联邦政府也出台了新能源汽车税收激励措施,特斯拉是受益者之一。

然而,随着特斯拉在2018年售出超过20万辆电动汽车,根据美国联邦政府对电动汽车的税收优惠政策,特斯拉电动汽车的税收减免将从2018年的7,500美元下调,2019年上半年将下调至3,750美元,下半年将再次下调至1,875美元。

作为新型汽车制造力量的前身,特斯拉在处理新能源补贴退出斜坡的问题上更有经验,可以为威来人提供参考样本。

2019年税收优惠下调前一季度,特斯拉创下97,700辆汽车交付记录,实现收入72.26亿美元,同比增长120%,净利润2.1亿美元。

然而,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并未对该季度的业绩感到困惑。今年1月初,他做出裁员决定,宣布公司将裁员7%,只留下最关键的临时工和承包商。

马斯克表示,此举是为了确保型号3在推出35,000美元的基础型号后有25%的毛利润——特斯拉当时最便宜的型号是44,000美元的型号3,但马斯克认为公司需要销售低价型号才能生存。他预计,从今年7月开始,对配置和价格较低的3型版本的需求将会扩大,大量用户希望在补贴取消前下单。

除裁员外,马斯克还宣布特斯拉将全面将其销售转移到在线市场,称此举将有助于将所有产品的价格降低约6%。该公司将在未来几天关闭一些线下商店,位于交通繁忙地区的几家商店仍将作为陈列室和特斯拉信息中心(但马斯克最终决定不关闭所有零售店,并计划保留其中一半左右)。

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仅交付了63,000辆汽车,比上一季度下降了31%。然而,在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特斯拉出现了明显好转,分别交付了95,200辆和97,000辆汽车,逐渐走出补贴衰退的阴影。这主要是由于模型3的大规模交付----在第二和第三季度,模型3的交付量分别达到77,550辆和79,600辆,分别占总交付量的81.5%和82.1%。

尽管模型3的大规模交付影响了特斯拉的整体毛利率(从第一季度的20.2%下降到第二季度的19%),并连续两个季度未能盈利,但该公司成功克服了因取消补贴而导致的需求危机,并保留了影响全年交付的36万辆汽车的希望。

(编辑:赵金波)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蒙特卡罗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中华彩票网 江苏快三购买

© Copyright 2018-2019 webappheaven.com 庆宪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